人民政协报:电子烟“纳编”,拨开烟雾方见未来

需要什么都可以。”“点此链接啥都有。”1月10日,记者在淘宝网的意外发现,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这是自2021年11月10日国务院公布《国务院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两月以来的一次调查。该《决定》增加了“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的规定,电子烟因此在烟草行业中有了“正式编制”。依据《决定》,各类电子烟生产经营主体应依法全面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严格按照烟草广告有关规定规范电子烟广告,各类电商平台应全面关闭网上电子烟店铺并下架电子烟产品。

《决定》再次夯实《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中要求实施的电子烟“线上禁售令”。至2021年12月2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就《决定》召开政策吹风会时,记者在淘宝上直接搜索“电子烟”,直接被跳转到全网禁售烟草专卖品的“绿网计划”页面,醒目提示——你走错了。

所以,当记者意外搜索“烟杆充电盒”“烟仓”等电子烟配件信息,就像打开了一个平行世界。

网络仍是灰白之地

“根据政策要求,敏感信息不回复,见谅。+客服v薪(微信),选好口味和颜色,可淘宝下单。”记者进入一家名为“柚子悦刻线批发”的网店,看到这家企业店铺只有一款产品在售,标注为“柚子1/2代新款弹力套电子器Y00Z一二代烟杆旗舰店卡通透明保”,售价从58元~278元不等,规格上却只有颜色的差别。

到底卖的是什么?记者加了客服微信,索要产品信息,卖家发来的内容是:“悦刻一代【188套盒一杆二蛋】单独蛋【75一盒三颗】;悦刻五代【278一杆三蛋】单独蛋【75一盒三颗】法师系列烟弹【58一盒三颗】……”按照该目录选择产品后,可以在淘宝按照相应的金额下单,备注所选产品信息。

在另一家“宜家生活电器”里,所有的产品都显示为“空仓空弹”的配件,但在每一个产品链接的下拉页面,都显示着一个“点击要啥都有”的链接,记者点击进入后,看到的是客服微信号码和一个大约涵盖了130种产品的超长产品报价单,其中包括美国、马来西亚等国家进口的产品。

全程交流,没有一个客服过问过记者的年龄。记者同时注意到,这些网点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开店时间短、粉丝数量少、信用等级一两颗“心”,老板也不在乎要不要积累关注度,总之随时跑路不心疼。

“有人去管当然是好事,但是能不能管得住呢?”全国政协委员孙承业在去年两会期间曾提交《关于保护青少年健康,远离电子烟的提案》,他关注到去年年底公布的《决定》,但面对庞大的市场,他依然向记者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去年12月17日,由中国电子商会指导,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主办的“2021第五届国际电子烟产业高峰论坛”在深圳举办。现场发布的《2021电子烟产业蓝皮书》显示,2021年,国内电子烟制造及品牌企业超过1500家,电子烟零售网点超过19万家,电子烟供应链及周边服务企业近10万家。

“查办涉烟案件的难点就在于销售渠道网络化、销售人员专业化。”2019年春天,电子烟被3·15晚会曝光危害人体健康后,记者曾赴江苏、福建、广东三省对公安、海关、法院以及烟草专卖局等相关部门进行实地采访,三省的公安部门向记者反馈,网店改头换面后继续违规销售的手段十分常见。

“纳入监管范围的包括烟弹、烟具以及烟弹与烟具组合销售的产品、电子烟用烟碱等。但由于生产和销售配件并不违法,所以很多网店都打着贩卖配件的旗号。”扬州市一位办案人员告诉记者,“互联网+物流”造成证据收集、异地抓捕方面的很多困难,一个案件查办下来,很可能要跑遍半个中国。

谁能抗拒“魔盒”般的强大心理吸引力?

也有一些合法电商真的是在卖配件。

记者在一家五钻的“晴乐数码”店看到,一款售价17.8元的电子烟雾化器保护套月销量为100+,外观图案设计非常时尚,或是颜色鲜泽或是卡通有趣,如“彩色暴力熊”“海绵宝宝”“潮牌黑橙条纹”等款式。另一家“可米蒸汽”店销售的保护套上则写着“干饭人吸氧器”“老年人吸氧器”,看起来不仅时尚,还元气健康。

就像手机壳,这些保护套、充电盒等配件产品,让年轻人有了更多的选择。烟杆什么颜色无所谓,有壳就行。在买家评论区,消费者写道:“挺不错的,款式设计很符合年轻人的审美,物超所值。”系统显示一位88VIP已经是回头客,评论道:“很潮,很炸,很喜欢,一个送朋友,一个自己用,朋友也超级喜欢。”

“全社会要高度重视,不能让电子烟成为青少年的第二只‘手机’。”去年年底,作为浙江省政协委员、中国控烟协会常务理事、绍兴文理学院医学院院长郭航远也向省政协提交了一件关于青少年电子烟的提案,其中提到: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使用电子烟的人数约为1200万,其中年轻人使用比例相对较高,15到24岁年龄组比例已经高达10%。而该年龄组人群使用电子烟的第一位原因是认为时尚。

“把电子烟纳入烟草专卖管理的范畴,是正确的第一步。但这种化学物品以时尚产品、科技产品的形式出现,对年轻人来说,有强大的心理吸引力。有公共卫生研究的证据证明,电子烟已经变成吸引年轻人吸烟的最大入门途径。”全国政协委员高永文之所以关注到这一问题,缘于他在担任香港特区政府食物及卫生局局长期间的不懈努力。多年来,他一直在推动香港特区政府立法全面禁止电子烟,又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提交提案,呼吁尽快出台全国性法规监管电子烟及其他新型烟草产品。2019年,就在他离任不久,香港特别行政区启动了禁止电子烟制造、销售和宣传的立法程序。

2021年10月21日,香港特区立法会三读通过《2019年吸烟(公众卫生)(修订)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禁止进口、制造、售卖、分发和宣传另类吸烟产品,包括电子烟、加热非燃烧烟草产品以及草本烟,同时禁止这些产品在禁烟区内使用。《条例》将在刊宪当日后的6个月届满时起实施。

《条例》比国务院公布的《决定》更加严格。《决定》将电子烟纳入烟草专卖管理适用范围,但成年后即不适用未成年人保护法,可以通过合法途径,在商场专卖店、遍及大街小巷的烟馆乃至星罗棋布的烟草零售点购买到电子烟。

一份来自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办公厅研究一室的资料显示,银川市有营业许可的电子烟实体店40余家,小型超市违规销售电子烟的情况难以统计。部分商家为迎合未成年人的好奇心,把电子烟销售点开到了学校附近。以银川市第十五中学为中心,1.5公里半径内,有4家某品牌电子烟专营店。每天进店人数10多人,虽然进店处都设置有“禁止未成年人购买电子烟”的标识,但店家通常不会查验身份证,许多青少年会进店了解询价,表现出较强的购买欲望。

但在香港,电子烟将绝迹。“这些调查就直接证明,电子烟有强大的心理吸引力,反而会增加年轻人吸烟的比例。并且,因为有了发达的电子商务,不足以防止这种产品在未成年人中的流行。有鉴于这些考虑,香港在管理电子烟的时候,比传统烟草更加严格,完全不能售卖。”高永文对记者说。

内卷的行业 反卷的青春

都知道孙承业委员关心青少年吸食电子烟的现象,所以朋友去济南出差,看到街巷中比肩而建的电子烟馆,就拍了照片专门发给他。这些烟馆红红绿绿,像酒吧一样欢乐热闹,消费者在里面可以购买到各种品牌的电子烟,并一起吞云吐雾。“这样的烟馆在北京看不到,但是在其他城市非常普遍。”孙承业委员的感受,可以用“忧心忡忡”来形容。

要不要对青年人,即刚刚成年的一代吸食电子烟进行行为约束?这是烟草行业专家和法治领域、健康领域相关人士的分歧所在。“健康中国行动”树立起一个理念——每个人要对自己的健康负责。对于已经成年的青年人来说,他们在法理上具备了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的能力。但这部分人群对未成年人来说,影响却是显著的。

作为一位长期研究中毒问题的专家,孙承业委员关注到青少年接触电子烟的年龄正在走向低龄化。根据中国疾控中心2014年发布的《中国青少年烟草调查报告》,45.0%的初中生听说过电子烟,1.2%的初中生学生在过去30天使用过电子烟。到2019年,使用过电子烟的初中生比例已增至2.7%。

1月6日,在今年北京两会上,北京市人大代表、九一科技集团董事长许泽玮提出了《关于加大电子烟在商场、校园周边的管控力度,提高电子烟准入门槛的建议》,希望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在学校周围设立2公里禁烟圈,加强电子烟危害的宣传,避免青年人受厂家影响,加强对电子烟社会性的研究。

“电子烟对人体有没有危害?”“电子烟和卷烟相比谁的危害更大?”在医学专家的共同努力下,这些问号已经不再是问题的核心。市场似乎更关心,出了什么新口味。在“2021第五届国际电子烟产业高峰论坛”上,还发布了一部系列纪录片——《雾化二十年》。事实上,今天在全世界席卷产业浪潮的电子烟,已不再是当年的“如烟”,也没有面临“如烟”般的命运。

继《决定》公布之后,去年12月2日,《电子烟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也在国家烟草专卖局政府网站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同时进行的还有制定中的电子烟国家标准。政策逐渐明朗,让中国的电子烟产业有了更加清晰的发展方向。

在《电子烟国标征求意见稿》里,对烟弹有了非常具体的规范,其中,口味添加剂临时许可使用物质为122种,口味不得对未成年人呈诱导性,尼古丁浓度不超过20mg/g。记者注意到,近日,YOOZ柚子官方对外发布Zero部分口味停产调整通知函,从今年2月1日起,YOOZ柚子将对Zero系列包括冰醇芒果、白桃汽水在内的9个口味进行停产,另对Zero2的10款烟杆做产能调整。此前,徕米也发布了口味停产通知,将停产尼古丁含量超过2%的陶瓷雾化烟弹,停产口味包含有绿豆、荔枝、薄荷等。大量的水果味烟弹可能会在不久后消失。

“相关政策实施后,电子烟行业有可能会面临一些新的变化,从业人员会有恐慌的想法,但长远来看,对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的规范、健康、可持续发展有保障意义。国内电子烟企业要尽快适应这种变化。”原信息产业部副部长、中国电子商会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曲维枝在“2021第五届国际电子烟产业高峰论坛”上表示。